策展人的前言

策展人的話 | A Word from the Curator

去年第一屆的城市遊牧設計影展後,很多人問我「為什麼要做設計影展?」為防其實他們問的是「設計這回事有重要到得辦個影展嗎?」所以我就直說了:沒錯,設計非常重要。1932年,紐約當代藝術館成立了建築與設計策展部門,置身超過八十年後的現在,我們能大膽地說這是一門重要的研究領域。更甚,城市遊牧設計影展也並非世界上第一個「設計影展」。但如果大家問到「身為一個影展策展人,你是否對這議題特別有興趣?」我會說,那是因為我關注藝術,大學時期也研究藝術,也從未將「城市遊牧」單純地視為影展,而是一個「充滿創意的平台」。現在,成了台灣設計師週的一部份,這是個獨一無二的機會,讓我們從美學、生活、設計作品、藝術家及建築的角度,創造一次集中議題的影展。

影片的內容當然是陣容堅強。自從2007年〈設計三部曲〉 的首部曲〈Helvetica〉 打頭陣推出後,與設計和建築相關的絕佳紀錄片如雨後春筍冒出;同一時期,不只是「設計類紀錄片」,還包含各種類型的紀錄片導演,在敘事結構上都更加精進,並且開始仿效與好萊塢及類型電影的手法。今年的設計影展中,各位能看到紀錄片中的浪漫愛情喜劇、悲壯人物傳記以及黑色電影(film noir),同時也能仔細檢視上世紀最重要的視覺創意。我發現觀眾其實能輕易地與這類型影片有所連結,但奇怪的是,台灣鮮有影展映演這些影片。台灣的大型影展多年來一直有大篇幅的搖滾類型影片,卻對於重要性日益增加的藝術、設計以及其他創意領域的影片鮮有著墨。事實上,創意所帶來的經濟價值已然十分龐大且日益增長,一般人以藝術家或建築師為偶像的例子也屢見不鮮。尤其在美國,影像工作者開始對藝術家、設計師開始有興趣,將這些故事以更引人入勝的方式呈現。所以是的,我們當然要辦設計影展。

今年的設計影展中,有兩部影片介紹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現代派設計師,是夫妻檔的蕾與查爾斯伊姆斯,以及蕾拉與馬西摩維內利。如果你曾在IKEA買過任何東西,就一定感受過他們所遺留下來的影響,同時也會為這兩對夫妻分別結褵37年及超過50年所感動。當代藝術家的生命相較而下就更多采多姿,沒幾個人能維持長久的婚姻。一部記錄辛蒂雪曼這位現存最昂貴當代藝術家之一的紀錄片,就是由被她拋棄的前男友擔任製片,講述五年的過往情史。順道一提,辛蒂雪曼發明了自拍照,每個女生在Instagram上發表自己的照片都得歸功於她。另外還有尚米榭巴斯奇亞,從塗鴉藝術家變成安迪沃荷的超級好友,最後在28歲時死於用藥過量。插畫家湯米溫格爾倒是活得比較久,但卻因為他的情色卡通遭到美國出版業放逐。和設計師比起來,藝術家的生活還更精采刺激而動盪。

說到正經的東西,就不得不提荷蘭建築師雷姆庫哈斯的片,他在士林的「台北表演藝術中心」也正在興建中。庫哈斯亦與四十位世界知名建築師一同出現於影片〈全球都被都市化〉中,該片一定會是各位見過都市計畫議題,甚至是人類命運類型影片中,最具前衛思考特質的一部。

最重要的是,我希望觀眾把這些影片單純地視為影片,發現它們有趣、感動、知性以及刺激思考的面向,因為這就是這些影片的本質。除此之外,我期待這些影片能改變一些對於設計常見的誤解。「設計」常被以務實的角度檢視,尤其是在商人及政治人物眼中,常單純地把設計視為一種工藝、或是一種銷售的手法,這絕對是天大的謬誤。法國評論家賈克宏西耶提到設計是一種「藉由文字、形式和定義的組合…是能夠被看見、被思考的某種結構或物質世界的存在形式。」換言之,設計是我們看待世界、統整社會、決定你我身為人類價值的程序之一。我期待這些影片能為台灣設計界帶來對於這些價值,以及如何為未來塑造價值的討論。

 - David Frazier, 城市遊牧影展策展/創辦人

(for English, click on the link below)

Continue reading